走小米的路子就想顛覆蘋果?樂視君,你還是醒醒吧

2015-04-16 13:50:20 9次瀏覽 分類:工程案例

在北京氣溫驟升的4月14日,賈躍亭終於在萬事達中心發布了久違的3款樂視超級手機。此前賈躍亭曾放言要顛覆蘋果,在看完這場發布會後,嗅君覺得樂視要顛覆蘋果還為時尚早。

背景複習:樂視手機可能是賈躍亭的豪賭

“樂視手機此次跟代工廠簽訂的首批訂單量為30萬台,目前代工廠已交付21萬台”。如果這一消息可靠,結論有二:

1、賈躍亭樂視手機上的投入堪稱豪賭:即便以平均每台成本1000元估算,這批訂單就要花去3億。這不是一筆小數,根據樂視網發布的年報,其2014年淨利潤不過3.64億元。

2、賈躍亭似乎並不是隻想講一個故事就算了,而是真想賣手機,根據此前驅動之家的報道,當初錘子手機對富士康的首批簽單為也不過20萬台左右。

像小米,但比小米更狠

小米已經是國內手機行業繞不開的一個存在,也是樂視在智能電視市場的老對手。但樂視手機發布會上透露的信息和戰略思路,卻像極了小米的路子,在“不靠硬件賺錢,靠服務賺錢”的道路上,樂視似乎走得更遠。

單看參數,確實都已經達到了旗艦級別。雖然“不服跑個分”這個梗已經被國內手機廠商玩壞,但賈躍亭還是秀了樂1突破5萬的安兔兔跑分。

除了展示旗艦級別的配置參數、跑分,樂視還請來了供應商高通和夏普的高管為自己站台。利用頂級供應商的品牌為自己背書,這也是小米早期用過的策略。

這估計是最讓友商們無語的一段。雷軍總說小米“貼著成本定價”、“不靠硬件賺錢”,賈躍亭則更加激進,為了顯示樂視不靠硬件賺錢,直接就公布了樂1和樂1Pro的BOM成本

對大多數行業而言,詳細的成本計算即便不算商業機密,也是不便公開討論的事項,畢竟很少有PT老虎机會把自己的賬本給外人看。樂視此舉,確實前無古人。

除了公布BOM,賈躍亭又使出另一個激進的新招,即按量產成本定價。如果手機廠商按照手機的初期整機成本定價(發布會上賈躍亭公布樂1Pro的初期整機成本定價為2800元左右),則手機實現一定規模量產後,因為規模效應,元器件的采購成本降低,整機的實際成本下降,手機廠商仍然能通過銷售硬件獲得利潤。賈躍亭聲稱按量產成本定價,就意味著放棄了此後量產規模效應帶來的硬件利潤。

看起來樂視手機準備在“不靠硬件賺錢”這條路上一直走到黑。靠前麵的這兩招,再加上賈躍亭又對比了“別家加價率”和“自家加價率”,樂視儼然成為了手機行業的“業界良心”。

但單就發布會上樂視的信息呈現,這個“業界良心”實在容易貽人口實。

不嚴謹之處一,“別家成本”的數據來源。據賈躍亭在發布會上稱,別家成本的數據來源是“國外專業的拆機網站”和“樂視的供應鏈團隊”,也就是第三方和樂視自己的推算,用這種推測出來的數據,在公開場合譴責友商定價過高,這樣真的好嗎?

不嚴謹之處二,量產成本應該是個動態概念。根據常識,考慮手機量產的規模經濟,不同數量級(十萬級、百萬級、千萬級)的量產成本肯定不一樣,樂視隻提量產成本,卻不提是在什麽規模下達到的量產成本,嚴格地說,這不科學。

賈躍亭在發布會上提到要讓消費者理性消費,但其在發布會上的表述本身有誤導消費者之嫌。

不過不得不說,賈在發布會上提到的存儲加價對比(即同款手機16G、32G、64G等不同版本之間的差價),確實向普通消費者科普了手機廠商的賺錢伎倆。

3、用視頻服務掙錢

當小米談論“靠服務掙錢”的時候,甚至連很多業內人士都說不清小米究竟靠什麽服務掙錢,但當樂視說自己要靠服務掙錢的時候,全世界都知道是視頻內容服務。

此前有分析並不看好樂視手機,理由是手機屏幕小、流量貴,觀看視頻內容的體驗不好,但現在看來這個邏輯似乎顛倒了,與其說樂視想利用視頻內容這個優勢去促進手機購買,不如說樂視想通過打造高性價比旗艦手機來促進內容服務訂閱,拋開UI設計和工業設計不談,單看價格和配置,樂視手機的性價比本身確實具有吸引力

樂視提出“裸機”概念,並且把手機最終售價和視頻服務訂閱綁定,這和運營商推“合約機”有些相似。也可以這麽換算,如果一位消費者買了一年的樂視合約機,他為樂視全屏影視會員付出499元,為手機少付出300元,相當於以199的優惠價格購買了一年會員服務,即購買樂視手機,便獲得了以每年199元優惠價格購買樂視會員服務的資格。

據樂視移動智能公司總裁馮幸在發布會後透露,樂視不會限製“裸機”消費,所以樂視“合約機”對樂視會員訂閱的推動作用,仍有待觀察。

銷量目標和融資情況

盡管樂視手機的槽點很多,比如像極了Flyme的eUI,比如工業設計又太像iphoness、華為Mate 7、HTC One M9,再比如踩著蘋果營銷,但其性價比畢竟擺在那裏,而且用視頻服務掙錢的思路也很清晰。

樂視團隊似乎對自己的產品很有信心,馮幸透露,樂視手機今年的銷量目標是百萬級,明年的銷量目標是千萬級。

樂視手機團隊與多個資本方有過接觸,目前已初步確定了一家領投機構,跟投方待定。

接下來是嗅君吐槽時間

1、說好的無邊框呢?這一圈黑線是什麽?

2、 開場的七匹狼和雷克薩斯硬廣告

嗅君參加過各種各樣的很多發布會,但在開場前插兩條硬廣告的發布會,這還真是第一次。

3、 樂視頭盔,就不能把實物做出來再發布麽?

除了樂視自行車、樂視超級汽車這些仍不見實物的產品,今天發布會上賈躍亭又發布了一款不見實物的新品——樂視超級頭盔。這款虛擬現實設備可支持最大1000寸的影音播放麵積,最大可視角度為800度,可與樂視超級手機實現互聯,實現即插即用,但仍處於“測試階段”。難道賈總就真學不會先把產品設計出來、測試好,然後再開發布會麽?

4、 獎勵一輛樂視超級汽車,這獎勵是不是太飄了。。。

賈總看來對樂Max非常有信心,甚至主動求戰:如果在6個月之內,出現和樂Max整體性能相媲美的手機,重獎,但獎品居然是...樂視超級汽車1輛...

這獎勵是不是太飄了,嗅君甚至能幫友商們想好段子:如果在6個月之內,樂視真能造出超級汽車,白送樂視每位員工一枚本場旗艦手機。

5、你有見過這麽亂七八糟的發布會嗎?

最後的吐槽與樂視的各板塊業務、賈總的言論無關,隻是單純吐槽這一次發布會。頂著太陽,嗅君來到萬事達中心西門,人太多,已有保安組人牆強製排隊,光有邀請函還不行,需要換票,擠到西門旁邊最近的換票點,被告知是普通觀眾換票點,“媒體呀,找聯係你的公關,誰邀請你,你就聯係誰”,遂撥電話,手上三個公關的電話打個遍,全占線,實在無計,順手截住一枚樂視公關姑娘,姑娘欲讓西門換票同事通融,答曰不可,讓我用另一樂視公關名額,向西門換票同事報了號碼,答曰查無此人,姑娘無計、無語亦無奈,最後把自己的票給了嗅君。

僅僅換票一個環節,就用了二十分鍾,還是在太陽暴曬下。待嗅君入場坐定,已經兩點,理論上發布會應該開始了,樂視發布會群裏還有記者沒領到票。如果不是那位姑娘,嗅君真不知要曬太陽到啥時候。